QQ说说心情短语QQ非主流伤感日志大全
当前位置:首页 > 随笔散文 > 抒情散文 > 详细内容
不老情谊,如酒醇香(温柔小娴发表日志)
发布时间:2013-6-11  阅读次数:2337  字体大小: 【】 【】【

在这个世界上,某些情谊,某些记忆,永远不老,且如陈年老酒那般,越酿越醇。

   ——题记

   我始终觉得,最深的感情该藏在最深的心里,它的绚丽和璀璨不是任何文字都能表达出来的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谁还是你心灵深处的坚守?

  三月将至,我守候着一季的花开,守候着每一个相守的日子,将嘴角上扬。

  有些遇见,只一眼,便注定了永恒。有些朋友,犹如一盏明灯,照亮你前行的路。

  我想我是幸福的,穿行于四季,看静水流深,看云卷云舒,看花开花落。绿色的大地将我怀抱,看一颗露珠亲吻着青草,蓝天白云下流淌的汩汩思绪,像被溪水浸润过一样,澄澈而透亮。夏风轻拂起裙角,飘扬,飘扬。

  有一个人,可以很长很长时间不与他联系,但我知道,他永远在那里,就如他也知晓我依然在原地一样。偶得一个空闲,鼠标轻轻一点,问询他的消息。无论何时何地,我们都能悠闲地拉起家常,那些词语,那些句子,就如在脑海里反复排练过一样。

  那日午后,暖阳透过鹅黄色的帷帐斜射下来,我的世界一片清宁。把玩手机,短信收件箱里捕捉到一个字眼:“细水长流”。《教经》中有言:汝等常勤精进,譬如,小水常流,则能穿石。细水长流,这该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感情呵。

  除夕,与家人吃过年夜饭,我一个人在楼顶放烟花,当五彩的烟花和着星子绽放在夜空的瞬间,我突然想念李子裕。拿出手机登录qq,开始给他发信息:“与在乎的人一起守岁。”那是我给他说过的最为矫情的一句话。有些想念,甜蜜绵长,深入骨髓。但,与爱情无关。

  与李子裕的相识,是在网络。老早以前,就在书刊上读过他的字,散文隽永深刻,诗歌意境悠远。感叹他的才学之时,只能远远地看着,我们并没有任何交集。

  直至有一日,我们同在一个文友群闲聊,那天我因叔父的去世而心痛得无以复加,在群里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,这对于平素在不太相熟的群里安静慎言的我大相径庭。遂即,他发过来一条私信,问:你怎么了?那是他和我相熟前第一次主动给我信息,至今记忆犹新。

  那一刻,我的脑海过于混乱,与叔父的过往一幕幕次第涌现在脑海。或许,我只想找个出口,找个人倾诉。而李子裕,成了我最忠实的听众,整整一个早上,他听着我的絮絮叨叨,不住地安慰我。那个早晨,他陪着我说了很多很多的话,时过一年,具体是什么我已然忘却,但只有一句我记得格外清晰:我陪你一起走过悲伤。

  只这一句,我的泪雨滂沱。随之,内心的温暖也开始蔓延。

  从老家办完叔父的丧事,重新回到家里。生活,家庭一切回归到正常的轨迹。很长一段时间,与李子裕没有了联系。一次写的文字想找个人修改,于是试探着给他一个信息,当时他的头像是黑的,可是他很快就回复给我了,仔细地帮我修改,提出我的语病,构思的缺陷。听着他的评价,我对他的倾慕愈加得浓郁了。

  逐渐地,我和李子裕多了交往,只是,他从不主动给我信息,都是我有事给他留言,这样无形中给了我些许安全感。行走在网络,看多了许多男人的嘴脸,内心的防范也就增加了。而李子裕,让我觉得安全,有烦恼时给他说,快乐时也想告诉他,经常听他分析我的心理,告诉我该怎么做。人生路上,有良友相随,该当何幸?

  他和我的交往一直小心翼翼,忌讳任何一个男女之间敏感的词语。偶尔,可以看到他和友人在群里的顽话。惟独,与我,说话总是很认真,没有一句调侃之语。空闲时,他也会讲一些他的故事给我,故乡的河流,故乡的麦浪,故乡的山水。有时也会讲起他远在山西老家的妻子和他那调皮捣蛋的儿子。李子裕高中毕业,辍学后做过很多工作,在工厂生产线上当过工人,在销售公司做过送货员,后来在北京和朋友合伙开了一个快递公司。往往理完当天的单据和货品,就到夜晚十一点多了,那时,雇佣的送货员早就下班了,他经常是饥肠咕噜,有时给他信息,他会说忙得连一口水都没有喝,有时在昏黄的灯光下,我想象着他的脸上定会挂着疲惫不堪的神情。

  旧年北京暴雪的那几日,从电视里得知天气状况。看到新闻的那一刻,我拿出手机给李子裕编辑短信,发送后,可死活不见他的回复。几日后,他才给我发了一条短信:前几日有事在外地出差,带的不是这个手机,已回京,一切安好,勿念。

  读到他短信的那一刻,我才放心了。知道他安好,知道他和我一起呼吸着这个世界的空气,就好。

  有一次,我去超市选购家庭用品和食材,想给李子裕邮寄一大包零食,这样在他觉得饿的时候可以垫垫,当我买好了,发短信问询他的通联地址。结果他没有告诉我,任凭我再三询问,他还是没有告诉我。记得当时他说:我不想我们的友情染上了尘埃,承受不必要的重量。也对,既然他这样想自然有他的道理,我没再强求,那一大包零食,我花了三个月的空闲才吃完。每吃一次,我都会想起李子裕,以及他说给我的那些话。

  时光荏苒,叔父去世已经一周年,这一年里,我走过了许多或者晴朗或者灰暗的日子。我努力地走出一切阴霾,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,学着和自己和解。而每每遇到一点大事小情,我喜欢给李子裕唠叨,他总是在一边不停地开导我,给我意见,给我宽慰。听到他悉心地分析和解释,我就释怀了。

  往昔,有人问起我:你相信男人和女人之间有纯粹的友情吗?当听到这样的问题总是一脸的茫然。后来,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了,比如我和三哥之间纯粹的兄妹情,比如我和李子裕之间不含任何杂质的友情。

  我喜欢这样的纯粹,不去防备,不去介怀,不受现实的束缚和牵连。

  《水许传》第七回“花和尚倒拔垂杨柳,豹子头误入白虎堂”中写花和尚鲁智深和豹子头林冲的相遇,就因为墙外一人的夸赞“端的使得好”,就因为这个鲁智深请林冲进得墙来,得知他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,几句寒暄过后,林冲得知面前曾经身为提辖的鲁智深与老父为旧相识,立刻结为兄弟。就因为这样的相遇,等到林冲被高俅陷害,发配河北沧州之时,一路上鲁智深不畏艰难,为保护林冲而相随。即后来,仍然不忘哥哥的嘱托,时时关注家中的消息……水浒传里面鲁智深和林冲的这种兄弟情谊实在让人唏嘘。读《水浒传》,每每读到关乎林冲和鲁智深的金兰情谊,总叫我一个女儿家泪水涟涟。

  而我与李子裕的交往,虽然比不得他们兄弟的侠义心肠,可总是隐含了几许默默柔情。经常我是静静地诉说,他是静静地听。而后,颇有技巧地用语言引我走出一场又一场的漩涡。人生得如此一友,足矣。

  于千万人之中,遇见你要遇见的人。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迟一步,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:“哦,你也在这里吗?”这是张爱玲的经典爱情语录,对于友情,也该是这样的罢。

  我说过,人生的美丽,不仅要有爱情的滋润,亲情的陪伴,还要有友情的相随。李子裕,成了我网络里不可或缺的朋友。他告诉我,有时忽略性别的畅谈常常令自己感怀不已。而我,又何尝不是这般。在我的众多友人里,我常常在自己夫君面前提起李子裕,提起他和我谈话的内容,对一件事情的看法,甚至提起当天的新闻,我会告诉他,是李子裕告诉我的,对于这种透明,夫君也是赞许的。我相信,男人和女人之间,有纯粹的情感存在,就如我和李子裕。

  心中有太多的感慨,原本想深藏的情感用文字的形式表达出来,我想李子裕也是欣慰的罢,因为,我们都是喜欢文字且活在文字里的人。

  在这个尘世,我们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人,有的人虚伪,有的人真诚。我喜欢一句宋代陈元靓的名言:路遥知马力,事久见人心。从交往中懂得,李子裕,是一个值得一生去珍惜的朋友。

  又是一年春暖风香,又是一季花开鱼儿畅,把值得珍藏的人儿时时放在心上。告诉他,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珍藏。

  重新打开手机短信收件箱,只有一条短信安然地躺在那里:有一种友情叫细水长流。我看了一眼署名,是李子裕。



遇到自己喜欢的文章,千万别忘了用下面的小工具转载到QQ空间或分享给您的QQ好友
电话qq非主流日志大全

qq非主流日志大全  qq非主流日志大全上一篇:毕业季,许六月花开满城(白纸黑字 续写年华发表了日志) 下一篇:青春,我不懂(潜水的鱼)
我要评论
  • 匿名发表
  • [添加到收藏夹]
  • 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未登录
最新评论
所有评论[1]
    暂无已审核评论!

 关于我们 | 用户中心版务中心 | 网站地图 | 管理登陆中网空间-技术支持 | 31mylove.com 版权所有 豫ICP备10000559号 CopyRight-1999-2010 心语说说网 返回首页